张福锁:从凤翔走出的中国工程院院士

我省凤翔县横水镇有一个背靠北山,南望平原的小村庄叫吕村,中国工程院院士、农业科学家张福锁就是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村庄走出去的。...

想念你们呀,神仙湾哨卡的战友们

离开了曾经艰苦奋斗46年的新疆南疆边防军营,如今我在西安已住了18年之久,但只要看到这张当年在神仙湾哨卡拍摄的照片,我还是很怀念过去的岁月和我的战友们。...

悠悠岁月 | 四十年喜糖之变

我和妻子也在那时候结婚,我记得当时曾专门去上海买大白兔奶糖,与水果糖掺在一起发给亲友们。当时大白兔奶糖可是奢侈品,特别是小孩,多数都是头一次吃奶糖,他们撕开糖纸后慢慢舔,吃完后还闻着糖纸上残留的奶香味。...

搪瓷缸的军营味道

我喊老公的父亲为爹,喊我父亲为爸,为了双方老人同时在场时能对号入座。...

追记埃德加·斯诺在延安采写《红星照耀中国》

80多年前,红军刚在延安落脚,斯诺为了探究中国革命的真相,冒险进入陕北苏区。他见到了一批为革命理想奋斗的中国共产党人,创作出第一次向世界全面、真实地介绍了中国共产党的纪实文学作品《红星照耀中国》。...

谁是最早写长征故事的人?红军集体创作《二万五千里》

谁是最早记录长征的人?8月8日,“记者再走长征路”采访团来到志丹县,探访中国人民抗日红军大学旧址和保安革命旧址,在了解《二万五千里》和《红星照耀中国》的编写故事后找到了答案。...

红军长征落脚陕北的偶然与必然

“红军落脚陕北,既是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生死存亡的选择,也是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选择?!毖影泊笱г蠖刹垦г焊痹撼じ叻锪炙?,这一落脚点的选择,与两份报纸和一块根据地密不可分。...

七夕将至,盘点古人常用的定情信物

还在为心上人准备礼物而烦恼吗?您若是厌倦了巧克力、玫瑰花,可以参考参考古人互赠信物,以古典的方式倾诉衷肠。今天就为你盘点那些古人常用的定情信物。...

《水库建设在长安》出版发行

由西安市长安区政协编撰的《水库建设在长安》一书由西安出版社出版发行。...

我们家的三张高中毕业照

毕业照不是一张简单的照片,而是定格在记忆中的青春。我家三代人的毕业照都打着时代的烙印,折射出了时代的变迁。...

眉户剧《两颗铃》和省戏曲剧院实验剧场

上世纪六十年代的西安市西大街上,东西各有一家电影院,西群众,东阿房宫,阿房宫电影院得拐进竹笆市街?;褂幸患揖绯∈鞘∠非缭旱氖笛榫绯?,规模不小。...

奶奶的粽子片

家乡风俗,端午节那天,已出嫁的女儿要给娘家的长辈送“大头粽”,就是用很多箬叶包起来的大粽子,每个大头粽的重量都在3斤以上,一般为蜜枣馅。...

我参加了中印边界“瓦弄反击战”

陈代富滚到敌人的地堡前,将爆破筒塞入敌地堡时,被里面的印军推了出来。在危急时刻,他爬上地堡,扒开堡顶积土,将爆破筒从顶盖圆木间隙插了进去,并用胸口顶住爆破筒,不让印军推出。当爆破筒即将爆炸的一瞬间,他迅速滚离了地堡。地堡被炸毁了,打开了部队前进的道路,陈代富也因此被誉为“活着的黄继光”。...

一别两宽 各生欢喜:唐代人离婚怎么写通告

 其实,“一别两宽、各生欢喜”这八个字的使用,可以追溯到敦煌出土的唐代《放妻书》。...

打腰鼓见到周总理

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我在西安市东方红中学上学。该校的前身是省女中,现为西安市八十九中。当年的东方红中学有一支女子腰鼓队,我是其中一员。...

“解手”“划甲”典故与明代山西大槐树移民

“问我祖先在那处,山西洪洞大槐树;祖先故居叫什么,大槐树下老鸭窝?!?..

“最美村官”柯小海

 2018年3月25日,中央电视台《焦点访谈》专题报道了索洛湾村由过去的“穷山沟”变身“小康村”的经过。索洛湾——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村和该村的领头人柯小海从此名扬天下。...

1959年我参加了西藏平叛 ——我的军旅生涯之一

我在部队战斗生活了24年。每当我想起我的军旅生涯,就激动不已。我想说:我这一辈子,曾为共和国站过岗,放过哨,上过战场,我为此而自豪,而骄傲!...

热爱生活 扎根人民——陕西画家深切追思刘文西先生

7月7日13时50分,长安画坛巨星陨落,当代中国人物画大师、黄土画派创始人刘文西先生因病在西安逝世,享年86岁。连日来,社会各界纷纷以不同方式沉痛悼念刘文西先生,寄托无尽哀思,表达由衷敬意。...

《可爱的中国》:56个民族非遗传承人的故事

《可爱的中国》:56个民族非遗传承人的故事

8月6日,由中央网信办网络新闻信息传播局指导、银河系工作室和光明网共同主办的“可爱的

【视频】“浪漫经济”来袭,你为爱“买单”了

【视频】“浪漫经济”来袭,你为爱“买单”了

 一年一度的七夕又到来。在浪漫节日展示爱情,成为了一种固定的情感表达。近年来,情人节

走基层 | 下足“绣花功”,石泉政协兑现脱贫

走基层 | 下足“绣花功”,石泉政协兑现脱贫

8月1日,地处安康市石泉县曾溪镇的大沟村细雨初过雾气缭绕,但映入眼帘的生动民生画卷摄人

视频 | 我在孟姜塬,等你两千年

视频 | 我在孟姜塬,等你两千年

 北纬35°、东经109°,关中平原和陕北高原交界处,坐落着一个小村庄——孟姜塬。这里,有

最新文章

专题

本网所有文字、图片和音视频等,版权均属各界新闻网所有,任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或其他方式复制发表,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。
各界新闻网 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www.jqyvu.icu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备案号:陕ICP备13008241号-1